回复【0浏览【78





和许多情场失意的人一样,我的朋友小H,也赶上了那一出老掉牙的爱情悲剧。
跨出大学校门,女友去了另一个城市谋职,他的爱情麦田便抛荒了。那是一段无法修复的感情。这意味着,我的朋友小H,如果没有变成独身主义者的打算的话,就必须另觅情缘。
对于填补爱情的空白,他本人似乎并不热心,但他的父母,和众多关心子女的感情生活的父母一样,替他感到着急。一个表现就是,动不动和他谈这个问题,言词中颇有催促之意,希望他早点找到合适的对象,把婚事解决了。
为了给父母(以及自己的爱情履历)一个交代,对此并不热心的小H,也不由自主地着急起来,像一头得了厌食症的饿狼。
眼看他一日日焦虑狂躁,近于失常,作为朋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可事实上我又只能袖手旁观,因为我认识的姑娘,还没有他认识的多,根本无从牵线搭桥。我惟有装作不袖手旁观的样子,不时安慰、勉励他几句,或者号称要给他介绍介绍,但向来没有下文。
一天,我又关心起他的情事来,正准备苦口婆心一番,只见他双目灼灼,闪出异样的神采,连忙问道:“有戏了?”他抑制住兴奋说:“有目标了,正在追求!”我立即表示祝贺。从那以后,三天两头打听进展。
一月有余,我问他和那目标发展到哪一步了。不料,他慢慢蹙起五官,蹙成一只酸涩的青柠檬,说:“我打算放弃了!”我问:“对方拒绝你了?”“那倒没有,不过她好像不太热情。”
        


我安慰道:“女人嘛,比较含蓄,你得主动一点,不能指望人家积极向你靠拢。”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主动啊。感觉突然不会谈恋爱了。”


赛客http://t.cn/aKu2pd


有那么难吗?我来给你支个招!”我忙不迭表示道。说完却愣住了。我拎住脑壳使劲往外倒,可什么主意也没倒出来。




换作我,如果没有在读书期间解决恋爱问题,必须在谋生的同时,挖空心思去觅一个对象来填补感情的缺口,假定已经锁定了目标,该如何经营这段社会型的感情呢?


首先必须保持高频率的接触,使对方时刻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光接触自然不够,还得交谈,不能让人家觉得你闷,但也不能让人家觉得你烦。


谈点什么话题呢?


音乐、美术、时尚、购物、股票、宠物……我都不在行。


谈文学?人家多半会以为我脑子有病;谈电影,女孩喜欢的电影,我基本都不喜欢,反过来估计也一样;谈电视,对不起,我基本不看电视;谈时事,人家可能得出我是愤青的结论,甚至认为我是个危险分子,从而避而远之……


交谈不易,那就用行动来弥补吧。


一道去逛街、看戏、吃喝、唱歌、旅游……接着呢,再逛街、看戏、吃喝、唱歌、旅游……然后,仍旧逛街、看戏、吃喝、唱歌、旅游……在此过程中,可能成了,人家允许你牵手、接吻,最后领证、摆酒;也可能没成其中的任意一个阶段,或者所有阶段之后,被人家蹬了。



无论成与没成,在这假想的恋爱中,我最经常的感受,是空虚,空虚,空虚……若没成,空虚尚有止境;若成了,那我必将变成空虚这口酱坛里的一颗泡菜……
               
        小H不耐烦地问:“有什么招你就快说!”我讪笑道:“阳光底下无新招,砸钱呗!”小H骂道:“砸你个头,人家可比我有钱!”“噢,那我就没辙了。或许你应该找个比自己穷的,那样起码还能砸钱。”         
        
        我嘴上这么说,心下却暗忖,女人真的是财迷么?至少我碰到的都不是,但这确实又是一种挺常见的现象。
半年前的一个上午,我去一家报社领稿酬。当时那家报社正在组织相亲会。我等会计数钱的间隙,一乜眼,碰巧瞅见一个年轻女子,正伏在旁边的桌子上,填写相亲会的报名表。每一栏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首先瞟了一眼出生日期。那女子填的是1988年。我一惊,比我小四岁呢,若读大学的话,按说还没毕业,怎么就相起亲来了?


视线往下移,移到她正填的那一栏:“要求对方——”她大致这样写道:年龄在28岁到38岁之间,本市户口,月收入八千以上,房子至少130㎡……顿了片刻,她补充道:(两套以上,不能和老人同住)……有车(不能是国产车)……写到这里,她又停顿了起码二十秒,然后添了最后一句:为人随和。




当初我对她极度鄙夷,曾多次用贬损的口吻,把这件事讲给朋友听。


现在却蓦然对那样的女人,产生了一股怜悯之情,觉着她们并非真的贪财,只是和我们这些男人一样,说不清因由地,丢掉了爱的禀赋,但又离不得爱情,迷茫无措之下,便犯了傻,在追逐爱情的道路上,插上许多与爱情无关的小旗,旗面上绣着大大的“爱”字,自欺欺人地以为,那便是爱情的象征。

此帖系强大的第四城楼主原创,转载请务必捎上楼主,否则将启动咬人程序!

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手机用户1g7rgpjzmw 于 前天 13:21 编辑
0 0 0
Smilies Image
高级回复   @喊TA围观

同步到:

s:0:"";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