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0浏览【228
来自四川省旅发委的消息显示,截至11月14日,全省下架涉嫌价格虚高旅游商品180余件,对操作不规范行为的19家旅行社进行行政约谈、责令整改30家。连日来,记者跟随执法人员的脚步,通过采访旅XXOO业从业人员,深度剖析“不合理低价游”的根源。
“周末去九寨沟要好多钱?”“三日两晚是858元,0自费0购物,还赠送宋城千古情晚会以及藏式土火锅……”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话筒已经传来“嘟嘟嘟”被挂断的声音。放下话筒,刘哲(化名)略显尴尬地冲记者笑笑。类似的场景在最近频繁上演,将近1个月没开张创下了他从业以来的最低谷,刘哲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焦虑。


痛开始了
景区购物店关门
游客接受度还需时间
20年前,刚出校门的刘哲一头扎进了旅游圈,从九寨沟线路的专职导游一路做到了专线经理,“九寨沟线是省内最火的旅游线路,旺季一周的订单就能破万。”
连续23天没开张,是刘哲从业以来遭遇到的最大危机。“自从四川大力整治‘不合理低价游’以后,九寨沟线的价格较之前涨了3倍以上,但大部分游客并不买账。”刘哲无奈地摊摊手。
在刘哲刚印好的价目表上,九寨沟3日2晚的报价是858元。在春熙路附近的几家旅行社门店,记者看到同类线路的报价均在700元到900元之间。虽然价格回归到合理区间,对旅行社来说是利好,但游客的接受度还远未跟上,即便是0自费0购物还赠送高附加值产品,游客还是一听报价扭头就走了。
同样生意不好做的还有九寨沟的购物店。刚从九寨沟返回的刘哲告诉记者,“九寨沟景区的购物店全部关门了。一部分是停业整顿,一部门是歇业。”在刘哲看来,规范市场的阵痛来得有些猛。


畸形怪圈
团费越来越低
旅行社反倒能赚钱
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用这句话来形容这两年的九寨沟旅游价格一点都不为过。但在刘哲的记忆中,九寨沟线路的价格并不是一直这么低。
“20年前九寨沟团3天2晚的价格也在八九百元左右,当时酒店不多,也没有购物店,走这条线的大多是海外华人华侨和外宾。这么多年过去,酒店、饭店和购物店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市场竞争激烈,价格越走越低,终于在今年跌到了200元左右的历史最低点。”刘哲用“畸形”这个词来形容这样的价格怪圈。
200元的团费有利润吗?有!刘哲毫不回避这个事实,但大多数情况下,游客购物、自费的返点基本都回填到了团费上,最终旅行社和导游的利润也仅有百元左右。
“20年间,物价都翻了几番了,九寨沟的游价反而跌了四分之三,不是‘畸形’是什么?”1月-6月赔钱,7月、8月旺季回填抹平,9月、10月才算赚钱,刘哲说,这就是他的旅行社门店全年的写照。


坑有多大
游客报名叫“交首付”
游客购物叫“还按揭”
刘哲说,这条专线一年的客流大概在3万以上,有2万游客会选择200元-300元的低价游,而800元的纯玩团,选择者寥寥,“不通过自费、购物返点,两三百的团费连一天的住宿费都不够!其实游客在报团的时候就很清楚。”
据刘哲的统计,选择低价游的游客以50岁上下的中老年游客为主,上海、广东团看中服务,对篝火晚会等特色活动兴趣高,而北方客人购物最“豪爽”,喜欢水晶、中药材、土特产品。
“两三百元甚至更低的低价团团费明显低于成本,往往是由组团社组织游客,地接社从组团社手中买团,导游再先垫付100元-300元不等从地接社买‘人头’。”虽然不愿提起这个潜规则,但刘哲认为整治不合理低价游,这是绕不过去的坎,他也曾负债接团。“人均数百元的‘坑’,不想亏本,就只能想法捞钱填‘坑’。而诱导、胁迫游客购物,从商家拿返点就是主要捞钱方法。”刘哲说,甚至在业内把游客报名称为“交首付”,把名目繁多的自费、购物叫做“还按揭”。


宰客背后
低价揽客胁迫购物成链条
4个老板主宰20多家购物店
恶性竞争带来的“填坑”潜规则在业内并不是秘密。四川省旅发委主任郝康理就曾半夜在微信群里发声,深度剖析和思考零负团费的根源。“譬如,旅行社安排游客购买水晶、中药材、土特产品等,购物店不仅按人头80元左右给予旅行社和司机停车费,还按购物总额15%-70%的标准以现金方式返点”。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组团社低价揽客——地接社“买团”抢客——导游胁迫消费赚返点来“填坑”,已成为旅XXOO业一种畸形“食物链”。“一些餐饮店、购物店,还有一些隐性购物场所,都同属一个利益共同体,部分背后其实是一个老板。”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这种说法在购物店老板那里得到了印证。一位在九寨沟经营购物店的李姓老板告诉记者,他和几个合作伙伴在九寨沟拥有4家购物店,分别经营药材、水晶、土特产及银器,同时他还经营一些乡村客栈,整个九寨沟20多家购物店分属于包括他在内的4个老板。如今,李老板仍认为,旅游购物店给回扣属于旅XXOO业的潜规则,并不是九寨沟独有的现象,只要所售货品货真价实,就没有问题。


专家怎么看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旅游专家刘思敏:
整体供过于求 三分之一旅行社 将“死去”
虽然目前市场整治带来的阵痛让刘哲等从业者感到焦虑,但更让他们迷茫的是市场未来的方向,“最怕的是整治只是一阵风,大量游客外流后又恢复低价。”刘哲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就拿《旅游法》实施后那段时间来说吧,九寨沟旅游的价格确实曾经回归到了合理区间,但半年后价格再次下滑到比之前还低。”
对此,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旅游专家刘思敏认为,当前旅行社和导游的供过于求严重是不合理低价团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整治中带来的业务量下滑在所难免但并不须恐慌。
刘思敏说,这次不合理低价游整治是一场全国性的整治,“这阵风”可能会刮得比较久。至于刮多久才能根治顽疾,刘思敏认为,持续整治一年以上才会有效,伴随而来的是不具备旅游消费能力的游客将退出市场,旅游市场的规模预计将会缩小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旅行社将被淘汰。
成为“众矢之的”的购物店该如何整治?刘思敏认为,要把执法的重点放在强制交易和商业欺诈上。“要加大惩罚性赔偿的力度,同时应该把商业欺诈和强制交易的情形细化。”刘思敏告诉记者,他个人建议根据严重程度不同分成几档,以量化设定每一档的赔偿方式,这样不管是旅游部门的投诉处理机构,还是法院在判决相关案件时,可操作性非常强。

此帖系强大的第四城楼主原创,转载请务必捎上楼主,否则将启动咬人程序!

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少年吃馒头嘛 于 16-12-1 08:58 编辑
0 0 0
Smilies Image
高级回复   @喊TA围观

同步到:

s:0:"";
X